变化真是大

贺敏(黔西南分公司)

【 字体:

  

    我的家里,有一对中国电信的忠实粉丝,他们就是我的爸爸妈妈。老爸是“老邮电”,邮校毕业后一直在邮电事业中摸爬滚打。老妈则爱屋及乌,在她的记者生涯中长期关注黔西南州通信的发展变迁,写过不少有关电信的正能量报道。退休后,他们怀揣一颗依旧年轻的心,不停地追逐电信新业务,虚心向年轻人讨教,用新的通信方式充实自己的退休生活。空闲时,通过QQ、微信与远在京城的哥哥视频;外出旅游了,仍不忘发图片、小视频,让家人分享他们的欢乐;今年又学会了使用翼支付交水电费、到商超购物,样样都演绎得有声有色。每当赞叹如今的通信方式给生活带来的快捷便利时,妈妈总会想起当年给正在上大学的哥哥打电话的事,不由得感慨万千:“这变化,真是大啊!”

  黔西南州过去通信发展相对滞后,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州府兴义都还没有程控电话。1992年的金秋,不到17岁的哥哥进京上大学。儿行千里母担忧,哥哥才踏进北京城,妈妈对他的牵挂就浓得化也化不开。想儿子想极了,妈妈常常会在夜里爬起来给哥哥写信,询问他水土服不服,生活习不习惯,学习上有没有困难。然而,那时一封信寄到北京,少说也要五六天,等收到回信就差不多半个月了,这样的等候实在是太漫长了。

  后来采纳爸爸的建议,妈妈改成了星期六夜间到邮电局打电话的方式。那时候,兴义的长途电话电路少,挂通一个长话要等上许久,加上哥哥学校当时一幢楼只有一部公用电话,用的人多就老占线,每一次通话都非常不容易。印象深刻的一次,我想哥哥了,缠着爸爸妈妈到邮电局给哥哥打电话,从晚上7点过一直挂到9点半,电话才接通。谁想,我哥却到教室上自习去了。如此折腾了几次,妈妈又回复成了写信的方式。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1994年4月南昆光缆建成,兴义7千门程控电话开通。

  1998年,我怀着青春的希望与梦想,成为普安县邮电局电信营业员,那时电报在县局电信业务中仍占有一席之地。不同的是,师傅们敲着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电码发电报,而新入职的我则通过五笔输入发电报。长途电话台的工作依旧繁忙,因为固定电话没有普及到乡镇,一到赶场天都会有很多老百姓到营业厅排着长队等候打长途。那时长话台的夜班上到晚上9点,记得有一次下夜班,我已关好营业厅的大门了,还有一位大妈急匆匆的跑来,希望我给她个方便,让她打个电话给在外地的儿子。想着妈妈当年给哥哥打电话的情景,我热情地将这位大妈迎进了营业厅,直到她打完电话,满意离去。

  回忆起那时的一幕幕,真是做梦都不敢想,后来的黔西南州的通信会发展得如此之快。经历了邮电分营、寻呼剥离、电信重组之后,黔西南电信公司成立,黔西南州信息港《兴义之窗》建成,市话小灵通开通,宽带投入使用,紧接着就向“村村通”目标发起冲刺……特别是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挂牌成立后,黔西南电信公司以崭新的面貌,秉承“用户至上,用心服务”理念,将通信建设推上了更新的台阶,让寻常人家装上了宽带,普通人用上了智能手机,边远少数民族山民能够与全国人民一道分享改革开放的新成果,共同携手迈入一个崭新的信息时代。通信技术的变革,激发出电信人更高的工作热情,更高的工作热情又反过来加速了通信的发展。技术人员不辞辛劳,加快网络优化,为手机高速、高流量上网提供了更加舒适的网络环境;营业人员不断改善服务,客户规模迅速壮大,一线先进个人、先进集体不断涌现,多个集体获得过全国“青年文明号”,黔西南电信以优质的服务赢得顾客信赖。

  如今,在黔西南州说起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成就,从州领导到平头百姓,都不会忘记中国电信为全州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作出的贡献,都会不约而同伸出拇指为电信人点赞,夸奖通信的快速发展给生活带来的种种方便。每当一起工作的同伴们聊到当年参加工作时的情景,谈起这些年的辛勤工作换来的成果,以及自身的每一步成长,我和同事们都情不自禁发出了相同的感叹:“这变化,真是大!”



访问次数: 506